3个月4次强制执行资产被多次冻结陈伟星的蜂鸟矿机“下落不明”

近日,深圳市致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蜂鸟矿机”)被深圳南山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23.5085万元。 这是蜂鸟矿机自1月中旬以来第4次被强制执行,4次累计被执行金额

近日,深圳市致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蜂鸟矿机”)被深圳南山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23.5085万元。

这是蜂鸟矿机自1月中旬以来第4次被强制执行,4次累计被执行金额258.69万元。

01 法院称“下落不明”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蜂鸟矿机本次被执行案缘于公司与浙江成功电子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

去年8月,浙江成功电子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起诉蜂鸟矿机,深圳南山区法院立案,并冻结蜂鸟矿机所持北京致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100万元注册资本),冻结期自2020年8月27日起至2023年8月26日止。

该案于去年10月一审开庭,蜂鸟矿机被判向原告支付货款123.5085万元及逾期支付货款的利息,并承担案件受理费7957.88元、保全费5000元。

但因蜂鸟矿机下落不明,法院于今年1月25日采用公告方式送达判决书。

根据《民事诉讼法》,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

4月2日,法院将蜂鸟矿机列为被执行人。这已是公司自今年1月15日以来第4次被强制执行,4次被执行总金额258.69万元。

企查查显示,蜂鸟矿机累计涉及官司30起,涉案总金额1384.8万元,绝大部分为买卖合同纠纷。

其中,在深圳市飞鸿达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蜂鸟矿机买卖合同纠纷案中,后者所持北京致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于2020年11月4日再次被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案中,蜂鸟矿机因不服深圳南山区法院的一审判决,曾向深圳市中院提起上诉,却未能在法定期限内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导致上诉被自动撤回。

根据已公开裁判文书,蜂鸟矿机多次被执行财产保全,其名下64.55万元银行存款也被冻结。

02 社交帐号停更

深圳市致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控股股东为陈伟星的杭州泛顺科技有限公司,陈伟星为实控人、董事长。

2019~2020年初,蜂鸟矿机发布了C7、H7、H9等版本的蜂鸟(Hummer)品牌矿机。

2019年10月27日,蜂鸟矿机在成都举行现货交付暨下一代芯片发布会。

陈伟星在会上表示,PoW共识机制通过能源锚定作恶成本和记账人转账人分隔的方式,保证了安全性和独立性,代表着未来公链共识的发展方向。

3个月4次强制执行资产被多次冻结陈伟星的蜂鸟矿机“下落不明”

彼时,蜂鸟矿机以高性能和高性价比为卖点,一度成为市场“黑马”,曾与蚂蚁、神马一起占据BTC热门矿机前列,蜂鸟H7 Pro还曾获得区块链网络“2019收益率最佳矿机”奖。

芯原股份(688521.SH)IPO招股书披露,蜂鸟矿机系公司2019年第四大客户,贡献了7600.32万元营收。

如今,蜂鸟已经跌出Top 10。F2pool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2月发布的蜂鸟H9 Pro位居BTC热门矿机第12位,H9、H7 Pro-53T、H7 Pro-48T、H7分别位列第25、43、49、63位。

2020年3月,蜂鸟与石榴矿池共同推出的Handshake ASIC矿机Mars H1开启期货发售,但这款产品市场反响一般,甚至有矿工称其为血本无归的“废铁”。

此后,蜂鸟矿机再无声音,其官网、微博、微信也陆续停更,Twitter也无任何推文。

天府财经网向蜂鸟矿机CEO刘志赟咨询,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对方回复。天府财经网致电蜂鸟矿机官网提供的销售热线,一个为空号,一个无人接听,添加微信亦无反应。

—-

编译者/作者:天府财经网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